红海危机对我国纺织服装进出口的影响有多大?

发布日期:2024-01-30 14:14

由于最近的红海-苏伊士运河危机,包括亚洲在内的纺织服装出口国现在面临着运费大幅上涨的额外障碍。这些国家原本预计2024年的前景会更好,但最近的危机可能会延长服装和纺织品出口放缓的时间,因为运往其主要市场欧洲的货物成本更高。

红海局势给全球纺织服装进出口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目前孟加拉国一些买家已开始取消订单,印度出口商也正担心来自主要买家欧洲和美国的新订单,而依赖进口亚麻原料的纺纱厂则面临原料成本增加的困境。那么,我国纺织服装进出口又将受到多大影响?


全球纺织服装进出口面临挑战

买家开始取消订单

据《商业标准》日前报道,由于红海危机,航运公司以改道为由征收附加费,从孟加拉国到欧美的集装箱运输费用已经上涨了至少40%,未来可能会再上涨20%至25%,一些买家已开始取消订单,未来可能会在全球范围内造成新一轮集装箱短缺。

孟加拉国服装制造商和出口商协会主席法鲁克·哈桑表示,一些买家已经要求通过空运运送货物,红海冲突已经增加了货运成本,如果不立即解决,将影响进出口。据悉,孟加拉国约70%的出口产品通过红海运往欧洲和美国这两个主要市场。


商品涨价不易

此外,印度服装和纺织品出口商对与买家谈判调整离岸货物运费上涨表示担忧。他们担心新的订单和商品的定价。一位来自旁遮普的出口商评论说,市场状况仍然看跌,这意味着买家可能不愿意在运费上涨的情况下接受更高的价格,而由于商品价格稳定,出口商也无法接受更多的利润压力。

总体而言,服装和纺织品出口商(主要是亚洲出口商)担心来自主要买家欧洲和美国的新订单。红海-苏伊士运河是他们运输货物的重要通道,人们担心即使在未来几个月危机平息后,运费也可能无法恢复到正常水平。


原料进口成本增长

红海地区的紧张局势导致全球海运成本急剧上升也对依赖进口亚麻原料的纺纱厂带来巨大挑战。一是运费大幅上涨直接影响了从西欧和埃及等主要产地进口至全球的亚麻原料价格。对纺纱厂而言,这意味着面临原料成本的显著增加,从而影响到产品的成本和市场竞争力。

二是运输时间的延长和不确定性给纺纱厂的供应链管理带来了严峻挑战。亚麻原料供应的不稳定可能导致订单交期延误、生产计划受阻,甚至可能导致停工。在这种情况考虑到当前市场状况,亚麻纺纱厂应考虑积极采购国内现货亚麻原料,以避免未来更大的风险。


对我国影响有多大?

而对我国纺织服装进出口来说,业内普遍认为,红海危机对我国棉花、棉纺织业的影响“短多长空”,有限乐观,原因有以下几点:


孟加拉等国部分订单回流中国

红海危机不仅导致东南亚、南亚各国纺织品、服装等对欧洲出口受到较大影响,而且部分国家采购的巴西、美棉、非洲棉等到港量下降,直接结果是欧洲、美国等国服装企业、零售商直接下单给中国代加工企业。孟加拉、印尼等国部分出口订单也因原料问题、运输问题不得不回流中国。对于东南亚、南亚各国出口企业而言,如果绕道好望角,不仅运费大幅上涨、利润明显下降,而且交货时间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欧洲市场占我国出口比重持续下降

虽然红海危机也给中国纺服对欧洲出口带来一定影响(欧洲和中东的航线都已经出现了空班现象),但一方面中欧班列对海运可替代较强,中欧班列的舱位已提前订满,1月的运价已环比上涨10-20%;另一方面欧洲市场占我国纺织服装出口的比重持续下降(2022年占比14.4%,2023年1-10月我国棉制针织、梭织服装对欧盟分别下降30.9%和20.7%)。

整体看,由于2023年我国轮出超88万吨储备棉(进口棉占比较大)、港口棉花库存充足(美棉、巴西棉运输受红海危机影响并不突出),因此国产棉、进口棉供应充足,接出口订单(包括溯源订单)底气充足。


中长期看不利于我国棉花消费、棉纺织品服装出口

红海危机导致集装箱短缺和港口拥堵,空箱短缺最快可能在1月中下旬蔓延至亚洲港口,中国出口旺季所需的空箱可能会被困在其他地方,使得纺服出口、棉花进口集装箱供应不足,亚洲区域内的船舶也将面临无箱可用的挑战。

受到红海地区紧张局势的影响,北美航线、波斯湾航线等市场运价都将继续全面延续上涨行情,我国纺服出口、棉花进口成本都将上升。中欧班列仅暂时起到红海航线的替代作用,运载量依然无法与海运相提并论。

目前1月份、2月份舱段已经被欧洲客户提前订满,但同时制约了纺织品服装对其它国家和地区的出口需求,合同履约难度上升。


文章来源:浙江贸促

分享到: